哪只煤块发疯了

好想吃猎寡粮啊想出来一篇给自己吃
希望我的小脑瓜子能

看到毛巾上的小熊衍生的脑洞

他撕开糖纸,一股鱼腥味充入鼻腔
“那不是真实的”他意识到,那至少是甜的,而不是难以下咽的腐烂死鱼。他有些羡慕嗅觉失灵的人,鼻子如果堵住了就是烂泥你也吃的下去。
或许他们把糖果夹在在鱼肚子里面带过来
但他抗拒不了甜食的诱惑,急切的将那一粒并不透彻的小东西含住。他正在享受着舌尖上渲染的甜味,似乎带着所有回到过去,那没有微笑熊的日子
“没有微笑熊的日子可一点也不值得留恋”他嘲笑着自己愚蠢的想法
他知道热量在流失 被吹走的沙子,那种美好逐渐的从脑海中溜走却无可奈何
除了午餐那少的可怜的花生酱以外,甜品似乎被禁止了,这大半块指甲盖大的糖是外部成员不被抓到前能搞到最好的货。他可是花了大价钱——拿着一片刀片换的。因为这破事被那个老头笑话了好几天。笑他的愚蠢,不过拿刀片换一粒糖的确史无前人。刀片可以换到更好的,抢手时一瓶不参水的杜松子酒都是可能的。说笑归说笑,老头还是守信的给他带来了货
“和你做生意我都快有罪恶感咯”他知晓这只是委婉的说辞也就没有搭理
他还依稀记得儿时书上描绘的巧克力工厂和它的神秘主人威利旺卡,令人垂涎的巧克力瀑布和充斥着甜食的世界。噢,感谢糖果!赞美糖果!它们带给我们更好的生活!它们为了人们付出一切!只是修改了歌颂的主语,重复着同一段话铭记于心,部分人甚至不知其意。他有些什么却不敢说出来
他继续思考,现实中的威利旺卡成为了一名牙医——和他的父亲一样。不再是每个孩子幼时的梦想,他成了在万圣节的夜晚收走孩子糖果的恶魔。
刹那间那曾经坚信不移的标志在他眼中不断扭曲丑化
我一定是疯了,这可是象征着幸福的标志
各种陌生的词汇在他心中迸发沿着动脉占领脑海
昏倒前最后的一个想法是我需要医生
陪伴他醒来的依旧是那只永远微笑的善良小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