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wdthik

看到毛巾上的小熊衍生的脑洞

他撕开糖纸,一股鱼腥味灌入鼻腔
“那不是真实的”他意识到,那应该是甜的,而不是难以下咽的腐烂死鱼。他有些羡慕嗅觉失灵的人,鼻子如果堵住了就是烂泥你也能乖乖咽下去。
或许他们把糖果夹在在鱼肚子里面带过来?
没时间思考这些杂事,急切的将它放入舌尖。他正在享受着绽放的甜味,似乎带着所有回到过去,没有微笑熊的日子。
“没有微笑熊的日子可一点也不值得留恋”他嘲笑着自己愚蠢的想法。
除了午餐那少的可怜的花生酱以外,甜品似乎被禁止了,这大半块指甲盖大的糖是他这个外部成员拿着崭新刀片换的。
每年都有那么几个月物资稀缺,太平洋和大西洋又打起来啦之类的,而身处内陆的人们只能被迫承受战争带来的劣质补给。
他们在电台里 屏幕上 无时无刻的宣传"我们的战争是为了带来和平" 实际带来的只有变得更差的生活水平——噢,战时一切以国家 士兵为重。
未浸水的烟、纯黄油甚至抢手时一瓶不参水的杜松子酒,你只能在梦中见到。该死的,他们连不让烟草防水都做不到吗?
威克还记得儿时书上描绘的巧克力工厂和它的神秘主人,令人垂涎的巧克力瀑布 充斥着甜食的奇妙世界!
他有些什么却不敢说出来,我不该继续思考 他说着 这是错误的。
但他没有停下来 就像其它犯错的人一样无法控制自己的大脑,现实中的威利旺卡是一位牙医——和他的邪恶父亲一样。成了在万圣节的夜晚收走孩子糖果的恶魔。
曾经坚信不移的标志在他眼中不断扭曲丑化
我一定是疯了,这可是象征着幸福的标志
各种陌生的词汇充斥脑海
昏倒前最后一瞥见到了她
伴他醒来的却是那只永远微笑的小熊